做为程序员,我到底在恐慌什么?

时间: 2019-07-21阅读: 294标签: 程序员

程序员们会觉得恐慌么?有时候我会。或者说,现在也会。这种恐慌大概是在上学的时候就有了。

上学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入门,去书店里看书,C,VisualBasic,Java,C#,C++,Pascal,这些语言让我困惑。

特别是学的数据结构,计算机网络,算法,这些东西学了之后,倒底能干嘛,我知道UDP是有可能不按顺序到达的,我知道数据链路层是在物理层之上的,

我知道了可以深度遍历,可以广度遍历一棵树,但是这跟写代码有什么关系呢?

Access,Mysql,Oracle这三种又该学什么呢?

还有JSP,PHP,ASP,这些书上讲的很多概念,都让我恐慌。

我觉得我是陷在了一个知识的海洋,不是知识的泥沼中,或者是知识的酒池肉林,迷宫,黑暗森林,折叠空间。

要找工作了,我该找什么工作?


迷失方向,无所适从,这是我做为初学者的恐慌。

好在我选择了考研,总算把这种恐慌,推迟了三年。

读研的时候,漫无目标的选方向,人工智能,那是什么鬼。

数据挖掘?挖掘机吗?

自然语言处理?我可不想当翻译。

信息安全?算了,看到那些加密解密我就头大,还是福尔摩斯密码有意思~~

网络安全?得,OSI七层协议我已经学的够够的,让滑动窗口见鬼吧。

图形图像处理。。。。。不想当一个画图的。

模式识别。。。难道以后我就要去当成一个鱼类分捡器吗。

我只是想老老实实写代码而已啊,嗯。基于Agent的软件工程,这个不错~~~

一直想知道软件怎么开发出来的,这个Agent的概念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而且也很容易和我以后的工作联系起来。


单只凭自己当年的认知,很难在分叉口决定倒底应该选择哪条路走下去。

然后,又到了找工作的环节。

鬼使神差的选择了Java。

大概惟一的原因,就是招聘网站上,招java的公司太多了。

我每天都在刷网站,每天都在认真的记录招聘网上倒底要什么技能。

我每次面试都要解释自己没有工作经验,只是做了一个兼职,会了点ASP。

我在北京的街头来回游走,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四处奔波,我学会了表达自己,但长进最大的技能就是问路。

保安可以问,打扫卫生的阿姨可以问,警察可以问。

年轻人不能问,过路的人不能问。

中关村图书大厦,就是我的图书馆。

把书按斤卖的二手书店,就是我的导师。

而每次面试,都是我纠正方向,贪婪的学习新知识的课堂。


倒底什么样的水准,能让我找到一份工作?这是在找到工作之前,最大的恐慌。

终于入职了一家公司,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新知识点,新环境。

第一次上班,我也去看了一些职场上要注意的点,可是总觉得陌生又不敢尝试。

我害怕跟其他同事交谈,惟恐他们知道了我是一个菜鸡。

我连什么是IDE都不知道,一直分不清Eclipse和Myeclipse的区别,在那一个月里,我主动熬了两个通宵,

周末就是学写JDBCTemplate,Mysql,JSP,Html,CSS,JavaScript,Struts,Spring。

各种In Action。

我觉得那一个月里,我弄明白了很多东西,这些都是以前我上学的时候没有学过的,我觉得自己是在尝还债务。

我想,科班出身的人,应该不会像我一样吧?毕竟我本科不是计算机专业啊。

学了这么多之后,我开始有了自己的思考。

我不喜欢那家公司的命名方式,也不喜欢现在他们做的事情,每天就是写CMS,每天就是写CMS。


入职以后,自己的个人成长应该往哪个方向走?

到了第二家公司,又学会了WebService,学会了Maven,学会了Shell,学会了解析XML,学会了版本命名。

到了搜狐之后学会的东西更多,哇,那个惊天地泣鬼神,无助,弱小,可怜的萌新菜鸡,在大神面前瑟瑟发抖。

他们展示给我看了一个优秀技术人员的素养:热情,主动,严谨。

而在这个时候,我不断的衡量自己和他们的差距,最终的结论就是,大概在五年之内,我都不可能达到他们的高度。

我该怎么办?最初是恐慌自己会不会被团队发现我是一个菜逼,然后被开除,被耻笑。

然后是困惑,自己看到了眼前有神一样的人,好像是无法突破的大山。

他们能够在两个星期之内搞懂Erlang,并且用到线上,还能够推广给全团队。

他们能够猜出来Facebook的开放平台是如何实现,讨论各种不同的技术方案最后整理出来了自己的一套标签库。

他们能够直接修改Tuscany的源码,把ActiveMQ完美的嵌入进Tuscany的框架里,让我们用到消息队列的时候,根本不用关注细节。

而我。。。刚入行一年的程序员,连JDK的源码都没看过。

而且,那个时候一直在有人说,程序员在30岁以后就没办法写代码了,我该怎么办?

我的同学,在毕业之后,一直做自然语言处理,而我也终于明白了自然语言处理是做什么的。

他们做分类,做聚类,每天抓取Twitter的内容,玩的很开心。

我想我应该选择去做算法,毕竟,做算法的人,越老越吃香,而程序员呢?总会有新的技术被代替。


在算法和架构之间,其实是程序员对于未来生存能力的恐慌。

于是我到了一家做算法的公司,在那里又开始了新的领域。

我学会了抓取,学会了分词,用CRF写了实体识别,还学会了Hadoop和Cassandra,顺带又学会了什么叫实时搜索。

到现在我都记得,这是跟原来当程序员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的体验。每天看英文文档,每天倒腾语料,每天调整参数。

而我身边的人呢,每一个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做搜索的小朋友手把手教我怎么调试Lucene的高亮算法,做Hadoop的小朋友告诉我一个Job倒底该怎么写,怎么跑。

而我做NLP的朋友,教会我如何生成语料,怎么样自动抽取新词,做去重的小朋友告诉我什么是Spotsig算法。

在那个时候,我能体会到的就是每个领域的深不可测,想在一个领域里做成专业,精通的人,都很困难。

我们老大告诉我说,公司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聪明人。

我认真的对比现在和当初的选择,不管怎么样,我知道很多人比我聪明的多,在这些专业的领域里,我比不上他们。


而在算法上的恐慌,就来自于根底不足,好后悔当初在硕士的时候,为毛没好好学习数据挖掘和算法。

不仅如此,我们还要做搭建一个知识库。什么是知识库?什么是OWL?

什么是三元组?

知识库又是一个新的大门,而我,在当时,可能是搭建了一个全国唯一的一个证券领域的知识库系统。

这套系统的价值,到现在都没被发挥出来,但是我对知识库的畏惧,从不曾消除。

老大找的是一个博士,来协助我做相关的工作。在跟那个博士交流的过程中,我越发的畏惧。

是对知识的畏惧。这些东西,恐怕我要在知识库领域里,沉淀很久才会明白。

可是在这个时候我有了一点厌倦,做了大概一年算法的时候,慢慢就明白,没有科研功底,想改变算法是完全不现实的事情。

算法更多的就是在调整参数,调优,优化,把正确率和准确率一点点的提升。

而我原来在搜狐的时候,未完全消化的团队协作模式,敏捷开发流程,系统架构能力,却又是当前公司最需要的。

除了我,他们都不懂这些。

而我这个时候其实是很害怕的,毕竟在搜狐是大神们搭好了框架体系,而我,现在是要自己来。


从使用别人的架构体系,到自己从头开始搭建一套体系,小心谨慎的犯错并解决问题,这是初级程序员走向中级程序员的畏惧之心。

在这个时候,我开始疯狂的刷Apache,Spring等各种开源框架,每天都想去看看,他们有没有新的版本,有没有新的框架可以应用在我们自己的领域上。

我用了QPID替代ActiveMQ做为自己小型系统中的消息队列,用了OSCache作了页面级的缓存,用MongoDB替代了Cassandra。

我还做了运维的工作,手忙脚乱的搭私服,搭Hudson,搭confluence,搭SVN服务器。

这些基础的东西,包括敏捷开发的流程,包括多团队并行开发的管理,线上Bug的修复,所有的这些,都在这段时间里,由搜狐留下的种子,慢慢生根发芽。

老大带我去参加Qcon大会的时候,跟我说,你就是我们公司的架构师。

我是么?我觉得有点不太可能。我只是一个工作不到三年的架构师,我跟原来的大神们比起来差远了。很多时候我只能反来复去的解决问题,我不知道问题的根源在哪里,我也没有时间也没有耐心去认真的读他们的源码。

又或者我看了他们的源码之后,根本不是自己喜欢的风格,我去读重构,去读设计模式,去学习什么是优雅代码,去看敏捷开发。一直都觉得自己太菜了,太弱小了,什么都不会。


身上有了责任之后,恐慌往往就来自于,你就是全公司最后的技术支柱,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你必须解决,完成最后一击的人,必须是你。

而到了后来,因为个人对杀人游戏的喜欢,又迷恋上了规则引擎。早就对这种棋类游戏的开发看不惯了~~

这明显就是规则引擎应该处理的啊。

杀人游戏,象棋,捉鬼,完全就是规则的问题,于是又死命的学Drools,学RETE算法,欲仙欲死。

写了N多的规则,虽然不爽,但是很开心啊,很多底层的东西没弄明白,但是已经摸索出来一套可行的东西了。

在此期间又折腾了Erlang,Erlang的语法真心是。。。如果不是我刚好懂了点Drools,百分百不明白。为了配合公司的应用场景,保证不丢消息,实现Comet的过程中又改了点东西。

后来在做多人扫雷的时候,发现Comet完全支撑不了延时,一次点击大概会有18MS~38MS的延迟,根本无法达到实时游戏的效果,怎么办?

WEBSocket又横空出世,于是又去看WebSocket怎么做,看Jetty,还是Tomcat,还是Resin支持。


这个时候就特别的恐慌,太多东西不明白,太多底层的东西需要花时间理解,每一个方向上都能遇到比你了解更深入,更专业的人,我需要怎么做?

而微信公众号又出现了,去了解微信公众号的API,token机制,还顺便搭了一个OPENID的服务器,就是没用Auth。

不旦如此,我在管理上面的成长也非常快,而且对于PM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厌倦了总是成为别人手里的工具,程序员代码写的再好,也弥补不了产品本身的缺陷,加班熬夜再多,也只能修复Bug,不能带来流量。

所以在做需求评审的时候,有一种冲动,想去做产品。

这个时候又是一个转折点,到底应该是继续做技术,或者是做管理,或者是做产品?

我选择了去学习产品和运营。


这种恐慌,还是来自于对技术的不确定性,总以为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

我还学了前端,JQuery,Bootstrap,AngularJS。

可是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些新的知识点和概念。

当Go语言出现的时候,他们说Let's Go。

当ReactNative出现的时候,当Swift出现的时候,当Kotlin出现的时候,当Vue出现的时候,当区块链出现的时候。

甚至连一直平静的算法界也出现了深度学习的时候。

Devops一直让人眼花瞭乱,从Docker,Ansible,到openstack,到现在的脱机运维,云服务的概念让运维升了仙。

灰度发布,弹性扩容,随着双11,春节,各种高并发的场景层出不穷。

而中国的互联网率先走向国外,异地数据同步的问题又扔到了人前人后。

还包括VR和AR,ibeacon还未能完全发挥热量,可能就已经被遗忘了,支付的快速发展,让支付宝和微信的支付SDK几乎成为了标配。

而IM的兴起,第三方统计数据的SDK更是占所一席之地,不用说分享组件和第三方登录组件了。

微信公众号不断的开放接口,小程序又落地诞生,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也越走越远,直播的兴起让技术又一次走上高潮。

Openresty+Lua在微服务的世界里开心了一会儿,Spring Cloud和Spring Boot 和Shiro 又出现在眼前。

Json快要成为标配的时候,yaml说我更简洁。

Maven在后端领域成为了标准的王者,Android的世界却打上了Gradle的烙印。

还不用说前端领域一片乱战。


这是一个技术让人疯狂的时代,每一项技术都爆发出来迷人的光辉和色彩,而我却在他们的照耀之下,面色惨白。

我到现在还有很多东西不明白,而这些又是让我无限恐慌的来源,很多时候,你被逼着要懂很多东西,是因为你要去做的东西,必须这么干。

Zabbix还没有完全获胜,各大云服务厂商已经推出来自己的监控API。

而如今你想做一个餐饮系统,对接美团,饿了么这些外卖平台的坑,是必然要走的。

还有万恶的金融,银行存管的事情,他们又有了各自的接口。

我们得知道,如何在O2O平台中,计算用户周边有哪些便利店,这样要用到MongoDB。

我们得知道,ElasticSearch能够做到实时索引,而且比Solr更简单。

我们还得知道,大数据那一套庞大的体系正在不断的孵化新的东西,Spark这些东西还在远方闪闪发亮。


我不知道这对于程序员来讲算什么,而我心里其实一直很恐慌。

我还在努力的学习PM,学习运营,学习公司管理,学习商务谈判,更重要的,在我熟悉的领域里,学习如何教导更好的程序员。

是不断的学习,或者是一个人的学习能力,最终能让一个程序员心安么?

还是各种东西触类旁通,我们不用太过担心,总是能轻易而举的在该用到的时候,会用到他们?

又或者,无论外界怎么变换,我都可以用我的SSH打遍天下无敌手。

还是说,我只需要在区块链上有深入研究,就足以让我做到退休。

与此截然不同的,又是大部分人的工作,都不会接触到这些东西。

是这个行业细分的越来越严重了么?

还是在20%的领域里才会这么细分,80%的人都不用关注到这些内容?

所以每每有前端工程师,大喊着我要用NodeJS打遍天下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回想一下所有所有这些后端中我列出来的内容。

现在还有谁敢称自己是全栈工程师,全栈皮毛党都很难做得到吧。


在之前,这种恐慌,是我一直在努力学习的动力,因为恐慌而去掌控世界。

而现在,这种恐慌,很难让我再沉下心去学习,这又带来了新的恐慌。

这个世界,是属于这些90后的。

我对着自己说,对着自己身边的朋友说。

“总不能一直敲代码吧?”

“为什么不可以一直敲代码?可以的。”

“过不了多久,就可以用算法写代码了。”

“那到时候,我们干嘛?”

“我们可以写算法啊。”

“如果有一天,连算法都可以用算法写了呢?”

“放心,你活不到那一天。”


吐血推荐

1.站长广告联盟: 整理了目前主流的广告联盟平台,如果你有流量,可以作为参考选择适合你的平台点击进入...

2.休闲娱乐: 网页游戏  直播/交友   H5游戏

链接: http://www.fly63.com/article/detial/4298

如何把自己包装成程序员大佬?这里有一份「装X指南」

你也许还未入行,或是刚入行或工作了几年的程序员,但有时候,你可能会希望别人认为你很强,是个天才,就像电影里那种一手抱妹子一手拿香槟,用脚写代码攻破军方网站的炫酷黑客

给程序员发工资的老板们都拿多少钱?

近日,Blossom Street Ventures 公司调查了 101 家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CEO)在 IPO 时的薪酬。从 调查报告 看,各家 CEO 的薪酬差距很大,有的 CEO 年薪可能为 3.5 万美元

程序员为什么要时刻保持危机感?

明白了之后,当时有点情绪,因为技术本身是架构性质的团队,一个人架构,多个人实施,而且多个平台之间还具有耦合,如果不是有一个整体负责的人,很难把系统做好,最终白做。但是随后更多的还是反思自己

程序员生存宝典,平时需要注意的一些“潜规则”

对普通的中高级管理岗,也始终坚持从内部提拔。至少我眼力所及,在公司服务的10年时间里,还没见过一个空降的中级管理岗。做技术 的,可以转管理,可以转架构,也可以转教学。

还在埋头干活?给程序员的几个忠告

开门见山,今天这篇文章是给程序员的几个忠告。好吧,我膨胀了,不是大 V 居然也好意思给别人忠告。即使你不是程序员,看看也有好处。

初级程序员如何提升自己?

无论各行各业,基础是最关键的。好比你是个大作家,结果老提笔忘字,提笔忘词,那么你又如何写出精美的文章呢。做程序开发也是如此,既要清楚基本技术,也要深刻领悟其原理

程序员们的破局!

IT 人士今天应该都知道,今天 1024,专属程序员们的节日,那么,身为一个前程序员,想在今天跟程序员们说点心里话。新读者可能不知道,老读者都晓得,虽说现在转身做了自媒体,但我是实打实的程序员一枚

北漂程序员的真实奋斗史:有辛酸,更有成长

最近很流行的一句话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其实程序员的世界更没有『容易』二字。不是计算机专业出身的我初入行的时候,每晚在楼下的全时便利店敲代码到深夜 1 - 2 点。但这其实仅仅是开始,努力了几个月以后成功面试

为什么很多大龄程序员说技术不重要?

从业之初,有个似是而非的问题总会冒出来,程序员是不是吃青春饭的?过了而立之年要不要转行?这个问题就像达摩克里斯之剑时刻悬在技术人的头顶。码农肯定是吃青春饭的,码精、码神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真正有技术含量的人不存在转行之说

北漂那么多程序员,到了35岁以后该怎么选择往后的路?

有个同事在和媳妇都是做软件开发,媳妇主要做的是软件测试,同事做的是视频后台服务器开发,目标就是在北京能定居下来,想要下一代成为北京人,运气还不错摇车号以及摇到了经济适用房,算是在北京有了自己一个小窝

fly63.com版权所有,内容以共享、参考、研究为目的,不存在任何商业目的。其版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小编联系!情况属实本人将予以删除!

广告赞助文章投稿关于web前端网站点搜索站长推荐网站地图站长QQ:522607023

小程序专栏: 土味情话心理测试脑筋急转弯幽默笑话段子句子语录成语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