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hai 谈 Google 的设计发展

时间: 2018-11-02阅读: 39标签: 设计

每逢任何长假,总会习惯性地回忆上一年的此时在做什么。

印象里去年的十一假期每天下午会跑去公司安静地捣鼓 ARKit,尝试了一些简单的实现。三年前的此时开始尝试写一款效率 App。八年前是在研究 Drupal 和 PHP。所以我这么喜欢在长假里搞技术吗。

技术代表实现,而实现是一种美好的感觉;仅仅思考与规划并不足够快乐;实现了才会圆满。在尝试实现的过程中感受能力边界的扩展同样是一种美好的感觉;何尝不是旅途。

所以祝各位假期愉快吧,无论休闲游玩还是充电学习,都要开心和充实才好。

一篇轻松的译文,来自 Fast Company 对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的访谈,涵盖设计策略、职能架构、设计话语权、机遇与挑战等方面的话题。


图片来自 Fast Company,摄影:Mark Mahaney


Pichai 谈 Google 的设计发展

Fast Company:十年前,我还无法想象 Google 会成为一家以设计知名的公司。是否有那么一个时刻让你意识到“我们必须在设计上加大投入了”?

Sundar Pichai:回头看那时的 Google 首页,你会发现,“帮助所有人简单快速地获取信息”的设计理念已经成为重要的焦点了,所有的功能元素都一目了然地呈现在你面前。但是的确,在当时,并非所有的 Google 产品都能良好地贯彻那些重要的设计原则。而移动计算的兴起为我们带来了重建设计框架的机遇。我当时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用户不只是在使用 Google 的一款产品,他们每天都会和我们的多个产品进行多次互动;技术必须退居幕后去适应用户,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譬如你打开 Google 地图,一切都符合直觉,你会觉得这就是地图本该表现出的样子。在设计 Chrome 时,我们希望它尽可能简洁,团队内部也一直在倡导“重要的是内容,而非 Chrome 本身”。年复一年,我们需要逐渐以体系化的方式在所有的 Google 产品当中落实这些设计原则。

Fast Company:你会怎样描述 Google 如今的设计策略?

Sundar Pichai:“让产品聚焦于用户,而非迫使用户关注产品本身”是最为关键的一点。我们希望产品对于用户是友好的,互动过程可以令人感到安心舒适。回头看经典的 Google 首页,无论你是诺贝尔奖得主,还是初次使用互联网的用户,都可以自如地进行使用。我们希望一切都可以这样的自然而然。

Fast Company:Google 的设计职能架构是怎样的?我们都知道 Apple 有着自上而下的严格架构,Jony Ive 率领着整个设计团队。Google 同样有非常出色的设计师,例如 Ivy Ross、Matías Duarte 等等,但并没有给人留下等级严格的印象。

Sundar Pichai:Google 有着更为分布式的机制。我们在一些关键领域当中都有着世界级的设计师,同时我们的社区氛围也非常强大。我们会确保大家有着共同的价值观,同时也会维护思考和见解的多样性。Apple 有着适合于他们的机制,我们同样如此。由于 Google 要面向全世界提供大量不同的产品,所以多样性对我们来说是必需的。我们有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类人才,他们所带来的多样性对于 Google 非常重要。

Fast Company:设计职能在公司的话语权是当今行业非常关注的一个话题。Google 如何确保设计师们在组织内部能够得到充分的授权呢?

Sundar Pichai:当我看着我们那些设计优秀的产品时,我可以叫出它们背后那些关键设计师的名字。他们有着充分的话语权。每次我在评审硬件产品的时候,(硬件设计主管)Ivy Ross 一定会在场;她的职责就是维护产品家族的设计一致性,以及确保我们的设计哲学得到正确的呈现,对于这一点我很清楚。

Fast Company:在提供多产品无缝体验的同时,Google 如何确保用户的隐私不会受到侵害呢?

Sundar Pichai:我认为这两者之间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优秀的产品设计会有助于隐私的维护。例如在安卓的 hash 模式下,放下手机即可进入防干扰状态。在“我的账户”页面中,我们也提供了大量的隐私设置。随着技术的发展,我们还可以实现更多的控制方式。

Fast Company:放眼将来,你觉得 Google 在设计方面的最大机遇可能出现在哪里?

Sundar Pichai:计算技术仍然在令人兴奋的演进过程当中。如今,我们还在以目标较为单一的方式使用着桌面电脑、笔记本或手机;将来,计算设备会以更加情境化的方式出现在你需要的场景当中,帮助我们实现更多目标。

Fast Company:Google 在设计方面可能遇到的最大挑战又会在哪里呢?

Sundar Pichai:如今的用户仍会觉得,在生活中获取科技设备并进行安装设置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我们希望可以使设备用起来极为简单,并且是个性化和安全的。我们在设计 Chrome 笔记本时,一个重要的关注点就是能否让用户在一分钟内完成设置。没有那么多时间用于启动设备,人们需要它立刻开始工作;如果你把它交给另外一个人,对方也可以拿起来就用。这些都是实打实的产品设计挑战,我们会持续努力做得更好。

Fast Company:在你看来,Google 的设计对于行业的最大影响力体现在哪里?

Sundar Pichai:我们使优秀的设计普及到了全世界,同时我们也非常在意我们提供给开发者们的生产工具。对于我个人而言,让技术为全世界的每一个人服务,这是我的激情所在。不仅是 Google,众多小团队和开发者同样可以设计出优秀的产品并帮助人们解决问题;这是我们的共同目标。安卓在这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人们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实现越来越棒的设计。无论你在用100美元的手机,还是50美元的手机,我们都希望在其中提供同样优秀的产品;设计的价值不应该只体现在高端领域。

英文原文:https://www.fastcompany.com/90227530/sundar-pichai-qa
作者:Suzanne Labarre